澳洲幸运10微信群
旅行家专栏 > 沈寅的专栏 > 暹粒油淋鱼

暹粒油淋鱼

By 沈寅 2019-03-29
马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    |    已有13446人阅读

在国外呆久了,就会忍不住想吃中餐,如魔咒般,每个人都难幸免,而我的抵抗期是7天。我有一次去英国参观高校,学校中午盛情安排了午宴,说到底就是各种三明治加橙汁和红茶,一群人站着,一手托?#25490;?#23376;,一首捏着三明治,燕麦的,白面包的,夹蔬菜的,鸡蛋的,各种,还要不停地寒暄。数天下来,三明治尝了个遍,心就开始发慌,想吃中餐,口味越重的越好,最想念的是四川火锅。伦敦唐人街里的中餐厅生意家家红火,可能原因就在这。

 

我以为魔咒仅会发生在英国,毕竟英国菜的坏口碑远播四方。可事实上不是,在其他地方也一样,就算是在日本,饮食习惯和口味与中国接近,也有太多美味选择,可寿司、寿喜锅、烧烤、鳗鱼饭……一样样吃下来,最后想吃的还是中国菜,比如来上一大盘麻婆豆腐拌饭。

 

这次,我去了柬埔寨,在忍不住寻找中国菜之前,我虔诚地,带着体验美味的心态去感受柬埔寨的美味。毕竟,美食是了解一座城市的捷径之一,通过食物,你能够发现当地风土人情,历史变迁,以及地缘间、西方及现代化的种种影响。?#27604;唬?#21253;括我在内,许多人都分不清东南亚国家彼此之间菜的区别,你很难说清楚一道青?#31455;?#33394;拉,在越南、泰国和柬埔寨之间的不同。但柬埔寨人就能,就像中国人能分辨出湘菜和川菜在使?#32654;?#26898;和辣味上的区别。

 

?#38405;?#20102;暹粒菜后,我开始尝试暹粒的西餐。暹粒被法国殖民,法国菜在落地暹粒后发生了怎样的变化,是一个有趣的问题。我被暹粒的朋友带去了一家酒吧街附近的法国餐厅。朋友并非暹粒当地人,因工作在此呆了半年,为了打发工作之余的枯燥生活,她看起来没少往暹粒巷?#30001;?#22788;钻。要不然,她又怎么会发?#32456;?#23478;餐厅呢?


(餐厅是一座当地法式老房子,估计是法国殖民时期的建筑)

(餐厅还带了一个朗姆酒展示的空间,以说明朗姆酒酿造工艺)


餐厅是一座当地法式老房子,估计是法国殖民时期的建筑,还带着一个花园。外国客人都?#19981;?#22352;在花园里用餐,对他们来说,旅?#38382;?#20026;了接近自然;中国客人多?#19981;?#23460;内,远离湿热和蚊子,旅?#25105;?#21619;着享受。服务?#24444;?#19978;餐单,一个俏皮的暹粒女生,说一口流利英文,她应该和我的朋友熟悉,一边招待我们一边和她寒暄。见到我,她就开始说她学中文的故事。

 

一会,餐厅经理也迎了出来,一个帅气的法国年轻男子,说话时神情带着一种娇俏,我?#34507;?#29468;他的性取向,又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,毕竟说话时自带丰富表情是老外们自带的天赋。我还认?#37117;?#20010;在国外生活多年的中国朋友,只要一说中文,脸部肌肉也会立刻舞动起来。他是店经理,举止说话眉飞色舞也是职业所需,我一定是习惯了中国面瘫服务员,才会不适应国外服务业的亲?#23567;?/p>

 

他问我们想吃什么,我翻翻?#35828;?#20063;没什么主意,朋友建议让chef来安排。我?#25239;?#36319;随经理离开,见到餐厅里?#25214;?#21488;前挂着一幅画,画中两个男子,一个是chef打扮,另一个分明就是店经理。这家餐厅看来是两个人合开,所以找人画了一幅画像来表达这份合作的情谊。画中两人靠得很近,脸上的神情似乎也?#34892;╆用痢?#25105;又忍不住浮想联翩:说不定这家店就是一对同性情侣开的,为了躲避世俗的眼光,干脆来暹粒避世生活。哎,暹粒真是老外的失落天堂呀,远离现代文明带来的俗世烦恼,又适合生活,而最大的麻烦比如生计问题,也容易解决——比如,开上一间餐厅。

 

为了理想,为了爱情,这真令人感动。我还陷在我的胡思乱想?#26657;琧hef走了出来,一个高大健壮的法国年轻人,留着些许络腮胡,他也非常可爱,相比店经理娇俏的可爱,他的可爱更稳重,腼腆占了主要成分。


(朗姆酒set)

 

他开始为我们安排晚餐的?#35828;ィ?#20808;是色拉和鹅肝酱配面包,鹅肝酱装在小小的玻璃瓶里,用刀匙挖取一些涂抹在面包片上,再添上一些手工酱料,酱料有三种,是他用当地水果腌的。鹅肝酱是难以抗拒的诱惑,明知道热量和胆固醇的罪恶,可就是忍不住一勺勺往面包上刷。店经理又送上了朗姆酒的set,这家餐厅也以手工酿造朗姆酒为特色。Set是用一张?#25509;?#19978;不同色彩的圆点,每个圆点上放一小杯朗姆酒,每一杯味道都不同,因圆点的色彩而分?#19978;盗校?#30001;淡转浓。每杯酒不多,大?#23478;?#21475;的量,但算在一起也有十来杯。我和朋友对视一眼,默默开始计算朗姆酒的酒精度,看来晚上得扶墙回去了。


(法式麻婆豆腐)


主菜是“麻婆豆腐?#20445;?#31471;上桌来其实是一锅汤。据说chef非常爱吃中国的麻婆豆腐,凭自己喜好创造了这道菜。他在边上提醒我们小心辣,?#39029;?#20102;一口,乐了,完全不辣,?#27604;?#21619;道和麻婆豆腐也不沾边,无非是用豆腐做了一道汤,而且,豆腐估计煮老了,连中国的豆腐羹都谈不上。

 

像这样老外开的餐厅,暹粒还?#34892;?#22810;。我不想继续尝试西餐,忍不住搜索起中餐厅。一天吴哥遗迹游历实在疲累,回到酒店?#31181;?#19981;停滑着手机,最?#29031;?#21040;了一家“xx生鲜酒楼?#20445;?#24212;该是以新鲜水产为主的餐厅,看着像粤菜,又不是惯常粤菜。粤菜多海味、生鲜或干货,注重煲汤,口味清爽,这家的图片看上去更“接地气?#20445;说?#20013;除了鱼虾蟹还有甲鱼和蛇却见不到煲汤,四周充满浸满药材的玻璃瓶。而吃过的客人一片称赞。我立刻出门叫了?#23601;?#31361;车。

 

海鲜酒楼在一条主路的巷子里,网上说店主是华人,祖辈在暹粒定居,经营这家餐厅好几十年了。难怪餐厅里的粤菜都如此古早,估计是先民来暹粒时带来的粤菜,被时光封存,做法和味道都保留了下来。店不难找,我去时已过了饭点,餐厅没有客满,店内会说中文的服务员不多,有个小哥见我是中国人立刻迎上来招呼,他的中文也不标?#36857;?#20182;费力地听,费力地说,努力沟通。我早就研练出点菜心得,比如,?#35828;?#19978;有东?#21069;?#21644;笋壳鱼,价格居然差不多,照理我应该点东?#21069;擼?#21487;我还是点了笋壳鱼。对于这种初次造访的餐厅,食?#30007;孿识?#19981;好说,点笋壳鱼总是保险的,毕竟怎么做都不会难吃。?#24050;?#20102;油淋的做法,清蒸家中也能做。我又点了一只土鸡,网上说可以两吃,于是我点了一道鸡汤,又点了一道清炒。我?#22351;?#28903;味,店里的烧味只有烧鸭和叉烧,烧鸭是很容易失败的菜,鸭子很容易有膻味,叉烧也是易失败的菜,肉质不好也不行,火候不好会过干,调味不好则淡,总而言之就是难做。我心想反正不是饭点,不需要点消耗时间等待上桌的菜,于是又加了虾酱空心菜,饮料和米饭。?#35828;?#19978;有一些菜我挺想尝试,如白灼虾、田鸡、螃蟹,可转念又担心食材的新?#35782;取?/p>

 

我玩着手机,?#28909;?#33756;上桌。店内空调开着,墙上还挂着几只电扇,嗖嗖冷风?#24213;?#25402;难受。我挪移着椅子,想调整位子来避开风口。我打量着店里的环?#24120;?#36793;上另两桌客人,似乎也坐了好久,可餐桌上依旧空空,包厢里还有一大桌子,已经吃到一半了。还是冷,之前点的冰可乐也不敢喝了,我开?#23478;?#27425;次往自己杯子里倒水,那小小的杯子,稍加点水就满了,?#20154;?#20837;口,还没怎么感觉到,热意就全消了。我?#34892;?#24819;让服务员把电扇关了,又觉得麻烦,忍一忍吧,可菜为什么还不上桌呢?服务员端菜走过来,却是送去别桌的,真奇怪,为什么后厨非要把一桌点的菜一股脑做完才开始做下一桌?半小时过去了,又饿又冷,我有点想走了,服务?#24444;?#20046;感受到我的焦虑,朝我看过来,我刚想问她,她又把眼神移开了。再等等吧。这些菜不难做呀,鸡?#26469;?#38149;里盛出来热一下,油淋也就20分?#24433;傘?#32456;于,在我几乎绝望时,油淋鱼端了上来。?#27599;?#23376;夹下一块,在酱汁里蘸了蘸。真不错呀,鱼皮松脆,鱼肉鲜嫩,丝毫不腥,酱汁也浓郁。看来这家店还是有两把刷子的。油淋鱼做起来不容易,要把鱼劈开,然后一手提着鱼?#29627;?#19968;手拿勺热油往鱼身上淋,热油一次次淋在鱼身上,直到把鱼烫熟。淋油时必须注重均衡和全面,不然就会有鱼肉夹生。


(油淋笋壳鱼

 

我飞速下筷,而我的第二道菜还没有上桌。吃两口米饭,喝两口茶,消耗着时间。空心菜也上桌了,但撑不了多久,我又陷入了等待。等待总有个尽头,眼前的盘子空了,碗里的米饭没了,茶也喝不出茶?#35835;耍?#25105;决定买单走人,鸡汤恰好端了上来,还有一盘清炒鸡块。?#24050;?#36895;盛了碗鸡汤,期望以一碗?#24525;?#30340;温暖来驱散空调加风扇的寒意,可这汤未免太寡淡了,像鸡汆了?#20154;?#21518;端上桌。鸡块也没烧熟。此时,我的怒意已到达极限,找服务员理论。?#20064;?#23064;不知从哪儿冒出来,连连打招呼,中文说得很好,她的理由是今天接了几百人的团餐,厨房忙得焦头烂额,鸡也是活杀的,所以汤?#20048;?#30340;时间不够。我心中?#27490;荊?#21487;远在异乡,身为过?#20572;?#19981;必较真。

 

可是,奇妙又丢脸的事发生了。接下来的一天,我总是在回味那道油淋鱼。那鱼确实好吃,特别是松脆的鱼皮蘸上酱料,往嘴里一塞,不需要用牙齿,就那么一抿,美?#31471;?#28322;。越想越馋,越馋越想再次拥?#26657;?#25105;开始给餐厅的怠慢找借口,?#37096;?#22987;为自己再次光顾找理由。心里纠结着,第二天晚上,我还是挪着步子去了。这不就像暹粒吗,一遭游历之后,总?#34892;?#22810;槽点想吐,可暹粒?#39184;?#26102;在心里埋下了奇妙的种子,总会生起再回去看看的念头。

 

进门前,我从远处往店里打量,?#20064;?#23064;坐在柜台玩电脑,应该不至于发现我。可服务员还是那几个,我从?#36947;?#25487;出棒球帽戴在头上,掩耳盗铃地伪装了一下就往店里走,也不招呼会中文的店员,对着餐单指了几道预先盘算好的菜。其中?#27604;?#26377;油淋鱼,只是这次我点了东?#21069;摺?#40664;默等待,鱼上桌,迅速?#24184;?#21475;塞在嘴里,终于感受到了鲜嫩的美味——我就像个戒烟多日的老烟枪终于抽上了烟,心里的空?#27492;?#38388;被填满了。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微信公众账号:“寻找旅行家?#20445;?#27599;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,欢迎关注,互动有奖^_^



上一篇: 日本圣山行

沈寅

《Travel+Leisure?#20998;?#25991;版?#26053;?#20307;总监,旅行vedio导演,前《外?#19981;?#25253;?#20998;?#31508;。曾经读万卷书,如今行万里路。

专栏最热文章

专栏其他作者

返回顶部
意见反馈
页面底部
澳洲幸运10微信群